0086-0510-66611188
资讯中心Information center
联系我们
CONTACT US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资讯中心
《无锡日报》对我司进行专访报道
发布者:Author发布时间:2016-09-12阅读:1866次

    品冠物联自入驻无锡以来,通过自身成长,逐步壮大,已经成为了无锡区域内初具规模的RFID物联网企业,并成为海澜之家RFID项目的专业供应商。“物联网”在社会经济地位更加凸显的今天,品冠物联的发展也引起社会各界的强烈关注。日前,无锡权威公共媒体——《无锡日报》的采访小组对我司经营发展状况进行深入的交流了解,并对品冠物联总经理蒋宗清先生进行了专访。

以下为采访原文:



      站在海澜之家的仓库中央环顾四周,许多条传输带织成一张立体的网,上万件服装在传输带上有条不紊地按照预定的轨道,投放至与各个门店对应的大箱中,像有一只无形的“巨手”在挑拣分配,快速而准确。海澜之家的仓库承担着该厂发往全国各地营销店的服装配送任务。按常理,这项工作需要大量人手。可目之所及,只有寥寥数人穿梭在传送带之间。这不由让人心生好奇:这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呢?

  当记者切切实实看到这只背后的“手”时,不由感叹科技的力量——一颗芯片,一颗小小的藏在服装标签内的RFID芯片就可轻松完成纷繁复杂的服装分流。这要归功于海澜之家RFID芯片的供应商——无锡品冠物联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蒋宗清。在做这项工作过程中,他走出了一条不寻常的创业“芯”路。

  老总谈业内

  如果说,过去蒋宗清是在竭尽全力地追赶着行业的节奏,那么现在的他,正在尝试成为行业的谱曲者,控制其节奏。
  蒋宗清告诉记者,RFID技术诞生时主要用于军工,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在沃尔玛的引领下,进入民用领域。因为沃尔玛对所有供应商都要求使用RFID技术,长此以往,沃尔玛领衔的RFID标准体系成为了国际标准。“中国的RFID产品若想销往国际,只能找一家美国沃尔玛超市进行认证,这不是笑话吗?”说到这,蒋宗清的情绪低落了下来。
  “我现在致力于向国家质量总局、地方的计量所推动制定RFID行业的标准,争取打造RFID的中国标准。”蒋宗清表示。
  与此同时,他呼吁除了RFID行业内部要团结,不搞恶性竞争,国内领军企业也要参与到RFID项目的研发创新当中,而不用土豪的思维“一买了之”。“沃尔玛在推动RFID技术的过程中,得到了美国多家巨头企业的支持,这些公司要想买下核心技术可谓分分钟的事儿,但是直到今天没有一家想过要去买断技术、买断许可。”蒋宗清说,国内像RFID这样的新兴产业发展缓慢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难有巨头合力推动创新项目,多靠初创企业单打独斗。“对于本就弱小的技术初创企业而言,没有强力支撑,能够熬过艰难期的少之又少。这一点,我们还得开眼看世界,多学一学海外这种合力套打的思维方式。”

  以往踩不准节奏,创业急先锋屡成“炮灰”

  与蒋宗清相约在午后。畅聊半晌,这个年纪足以当记者父辈的企业老总,时不时让人联想起金庸笔下的老顽童周伯通。
  坐过机关、搞过科研,不喜欢体制的条条框框,说走就走去创业,在当时已是石破天惊。然而,更叫人看不懂的是他的“花式创业折腾”。在蒋宗清创业头10多年的履历上,涉足文艺界当过出版商,转投化工业研发过洗化用品,也曾进军商界在福州开了一家卖家电的商场……人说隔行如隔山,但他就是喜欢不按常理出牌,干得好好的,三五年新鲜劲儿一过,立马换阵地。
  “就是没一个能坚持下去的。就拿福州那个卖场来说吧,要是坚持开下去,估计也就没黄光裕和国美什么事儿了。”说着说着,蒋宗清自己都乐了。但是,若说是没眼光在瞎折腾,可偏偏他涉足的行业、研发的超前产品和离经叛道的商业模式,在他转身离去后没多久就成了香饽饽,并被后来人发扬光大。
  蒋宗清还记得,2005年前后,嗅觉敏锐的他自觉又找到了宝贝——二维码。当他满怀激情,带着合作项目找到一家通讯公司,描绘一幅用手机扫码行天下的美好蓝图时,对方看他好像骗子忽悠的神情,但没能想到10多年后的今天,这个“骗子”竟然梦想成真。
  “一直都走在行业前列,但节奏没踩准,跑太快了。”回顾这么多年的创业经历,蒋宗清自己都忍俊不禁。这些创业经历生动诠释了什么叫“快人一步叫先进,快人多步叫先烈”的道理。

  花5年时间研究RFID“死法”后,终于踩准节奏

  幸运的是,蒋宗清这颗不安分的心终于在一个小小的标签上安顿了下来。而且这一次,他终于踩对了节奏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就足以成为细分领域的隐形冠军。
  如今,令蒋宗清和他的品冠物联声名在外的小标签,独特之处就在于运用了RFID (射频识别技术),而这项技术蒋宗清早在2003年还在其他公司打工的时候就已经有所接触。“那时候RFID的概念刚刚漂洋过海来到中国,周边很多人都带着千万资产冲了进去,我也有这样的冲动,但是想到之前的创业经历就克制住了,打算等上一等。”
  这一等,就是5年。蒋宗清告诉记者。在这5年时间里,蒋宗清专心做一件事——研究RFID先行者的各种“死法”。“早些年,RFID技术不成熟,服务对象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,再加上成本也高,先冲进去的基本上都‘牺牲’了。”蒋宗清说得并不夸张,曾经RFID也是一个热炒的概念,很多人尽管对它一知半解,但抱着各种目的也敢积极上马相关项目,然而真正能将RFID做成产品运用在生产当中的寥寥无几,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倒不计其数。
  “到2010年,我们踩着‘先辈’的尸体,总结了各种死法,又从倒闭的公司中挖掘‘死过一回’的人才,正式进军RFID产业。”对于蒋宗清而言,看好一项技术、一个产业而不急着“扎进去”,这可是破天荒头一回。“就算过了5年,死掉的公司依然不计其数,我们优势在于经验丰富,因为都是‘死’过一回的人了。”十几年的经验,让蒋宗清做出了正确的判断,“主打超高频,发力物流、仓储,悠着点儿跑,打好扎实的底子。”
  等待是因为值得。这一次,蒋宗清踩准了行业与社会发展相契合的节奏,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。“这几年技术越来越成熟,产品成本越来越低,相比10多年前,RFID成本从几元降到几毛钱,技术被大规模使用。”蒋宗清告诉记者,这是由于人力成本大幅上升,企业对工作效率更重视,社会发展与技术发展的节奏相匹配。正是因为这么多年的等待,当机会来临的时候,不快不慢就接上了。

  舌战群儒,成为海澜钦点RFID系统项目实施方

  在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有利条件下,终于迎来了厚积薄发的重要时刻——成为海澜之家“RFID流水化读取系统”项目实施方。
  说起被海澜“相中”的经历,蒋宗清说颇有点舌战群儒的感觉。“当时,海澜一众高管排排坐,让底下一溜的RFID供应商围绕项目进行观点‘厮杀’。”蒋宗清回忆,当时大家都忙着抬高自己、贬低竞争对手,把RFID的功能吹上了提案,唯有他和他的品冠秉承实事求是,把RFID标签能解决的问题和不能解决的问题分析得头头是道,这才凭实力赢得了海澜的青睐。
  “过去服装入库、出库都要人工一件一件扫码读取信息,而用了品冠高品质RFID标签,在几秒钟内就能成批读取一整箱的服装信息,大大提高了仓储效率。”蒋宗清告诉记者,有了这套读取系统,海澜的仓库就可以采用“通道机”模式,流水化读取服装RFID信息,实现成箱服装商品信息的批量扫描、实时上传、比对与分类处置。“现在海澜的仓库几乎看不到工人,过去头疼的是人工扫码效率太低,而现在他们头疼的问题是到哪里找合适的机器人搬运整箱服装,因为读取速度实在太快啦。”
  “我看好RFID这个行业,在未来,好玩的可多了!”在蒋宗清这个玩转RFID的“老顽童”心中,未来的节奏怎么踩,已经有了谱儿。“现在还没有哪一家企业能够将RFID从仓库到门店都玩转的,往后RFID更出彩的地方在门店。”说起未来的发展,蒋宗清兴致更高了,“在门店使用RFID,不仅减少门店点货的时间,更是可以作为在门店搜集大数据的手段。”
  就像周伯通从高深武功的双手互搏,玩到小孩子的鬼脸玩具,再玩到蜜蜂,玩到随处找人打架,虽然嗜武如命,可他练武并无功利性,只是觉得有趣好玩而已。蒋宗清也是如此,世人迷恋的功名利禄他全不放在心上,创业于他而言俨然就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,穿行其间,凭着他过人的眼光,以及一颗不折不扣的赤子之心,只将人间天地,当作是一座供他嬉戏的大公园。不论是相忘于江湖,或者风云再起,行走于创业路上的老顽童,留下的还有种种豁然自在的痕迹。